免费热线:400-6611-069

当前位置:首页 > 美国密苏里大学 > 留学美国 >

李彦宏说:美国留学那几年改变了我的世界

时间:2018-12-26 17:29 作者:webmng
我们始终认为没有一种路径代表了教育的最高路径,没有一条道路是唯一的,自然留学也不是,只是万千自我提升、学习、受教育路径中的一条,随着留学环境的改变,也许类似的案例不过只能称为个例,但是也希望各位家长通过这样的案例,去尝试与孩子一起审视最符合自我发展需要的方式。
1999 年12月25日,当我走下飞机舷梯,双脚踏踏实实地踩在北京的土地上,朔风凛冽,心中却是一团火热。我知道我的人生将从此刻开启一个全新的阶段。
正如25年前的那个圣诞,我背着行囊来到美利坚一样。
那一瞬间,我记起胡适先生在1917年留学归国后的首次演讲中曾引用过《荷马史诗》中的那句话:“You shall see the difference now that we are back again.”
是的,未来的世界将变得不同。因为在这段走过的岁月里,我们让自己变得不同了!
01.难忘飘雪的布法罗:鞭策我一生的提问
1987 年,我如愿考上北京大学图书情报专业。北京大学自由、多元的氛围,让我养成了独立思考的习惯。但是很快我发现,相比我就读一个跨界计算机专业的初衷相比,我的专业与计算机相关的课程较少,内容也比较简单,因此出国成了一个顺理成章的选择。
下一步该怎么做?首先,我要求自己能在自己的专业领域比别人更深入一些。当时虽只是一名本科生,我却每天都会到北京大学图书馆里阅读专业相关的最新论文,提升专业水平;其次,从大三开始,我就买来托福、GRE 等书籍疯狂学习,过着教室—图书馆—宿舍三点一线的生活,目标就是留学美国、锁定计算机专业。我是个崇尚专注的人,所以一旦认定方向就不会改变,直到做好为止。
天道酬勤,最终,我被布法罗纽约州立大学计算机系录取,如愿到了美国,开始学习向往已久的计算机。然而,我本科时并没有学过计算机本科的核心课程,所以刚到美国时,我感到非常不适应。一方面,布法罗的冬天非常冷,另一方面,硕士的课程又十分紧张。第一年的学习无疑是非常困难的,而且我还面临着生存的压力,想尽早去挣钱。
一次偶然的机会,我发现有位做计算机图形学的教授想招收助理研究生,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 RA(Research Assistant)。面试时,在最后他问了我一个问题:“Do you have computers in China ?”当时的中国,很少有人能买得起电脑,所以这个教授问题的实际意思是“你们中国有电脑吗?”那种怀疑的语气让我很受伤,我没想到在这位美国教授眼中,中国这样一个大国竟会如此落后。
从那一刻开始,我在心底暗暗立下一个誓言,我一定要在计算机领域做出一番事业来,未来绝不让别人这么看轻中国。今天,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一大互联网市场,拥有多达 6.5 亿网民,并且成为很多互联网创新的发源地。但我仍然会时常想起美国教授的那个问题:“Do you have computers in China ?”它至今仍然是我不断前进的动力之一。
02.投身工业界:选择自己真正的梦想
通过在松下研究所的学习和工作,我发现工业界的研究和在学校的研究截然不同。工业界研究的是实用的东西,而学校里研究的是宏观、基础性的东西。在实习工作中,我也逐渐发现我的兴趣不在于学术研究,而是做实用的产品,这也让我第一次开始认真思考自己到底适合做什么。于是,我做出了一个重要决定:放弃读博,进入工业界,尽早把我的技术应用到市场中。
由此,我义无反顾地离开了学校,虽没拿到博士学位,但却真正开始用自己喜欢的技术做一些实际的事。走入社会让我豁然开朗,我看到一个充满机会、日新月异的新世界。现在想想,如果我再读几年书,后来很有可能就不会有今天的百度。
03.从华尔街到硅谷再到回国创业:命运要掌握在自己手中
放弃读博之后,我开始找工作。当时,硅谷和华尔街各有一家公司给了offer,经过一段时间,我逐渐意识到华尔街并非我真正的归宿——尽管我在华尔街主持开发出来的实时金融新闻检索系统很受欢迎,很多人使用;我还在工作中取得了一项很重要的成果:如何将基于网页质量的排序与基于相关性排序完美结合的问题,即超链分析,并因此获得了美国专利。我很兴奋地跟我的老板说,这是一种革命性的东西。但他们不理解。同样的情况如果发生在硅谷,风险投资早就蜂拥而至了。
这段经历让我慢慢清醒:在华尔街,最有前途的是金融家而不是程序员。我纵有再好的技术,在他们眼里也不过是一个工具而已。作为技术人员,我的舞台在硅谷,而不是华尔街。
1997 年的夏天,我离开华尔街来到硅谷,加入 Infoseek。我下定决心:只要我在这个公司一天,就要保证这个搜索引擎是世界上最好用的搜索引擎。
当时,infoseek已经能够索引到6400万的网页,我们的 CEO 说够了,全世界最重要的信息都已经在这里了,你们不需要再买更多的电脑,也不需要再买更多的服务器。但我却认为不是这样的,因为整个互联网行业还在以非常迅猛的速度成长,行业在向前奔跑,每一天都在涌现崭新的信息,我们也需要为人们去索引更多的信息。但没办法,我没有决定权,我的建议并没有被采纳。一次又一次,我也逐渐意识到,我需要去做一件自己能够说了算的事了。
在美国留学的几年,我不仅有了道·琼斯子公司 70 余万的股票期权,也有了房子、车子,甚至还有个小院可以种种菜,日子过得悠然自得。
同时,也是在这几年,国内的互联网行业也开始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让我有关创业的想法愈发强烈。思考之后,我还是觉得生命应该有更为广阔的意义,我的生活也需要更多的体验与更大的挑战。毕竟,人生能有几回搏,不管成功失败,后来热血沸腾的创业经历,都值得我用现在拥有的一切去交换。
很幸运,我抓住了机会,也成功了。
20 年,弹指一挥间。在美国留学、工作的这段时光对我而言意味着广泛的资讯、丰富的经历和更为开阔的视野,这一切练就了我独立思考的能力和判断力,改变了我很多思维方式。无论是当年教授那句“Do you have computers in China”,还是在硅谷工作中遇到的一次又一次拒绝,都成为让我心底的梦想不断生长的力量。
人生是一场持续的摸索,如果你认准一条路,就要放手去做,并带着勇气与坚持,不断朝更为广阔且更具挑战性的空间迈进。不仅如此,一个聪明、优秀的人在前行之时,还要铭记自己当初为什么出发——不忘初心,一路向前,最终一定会收获自己想要的人生。